夏老师夏尼桑夏欧巴

希望能走遍梦里所有地方的自娱自乐者

【尼吉】生日礼物?

亲亲抱抱举高高都没写过的居然骑了学步车???
主要是津叔的声线太让人把持不住了!
冷番冷cp就算是车也没人的吧(叹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副科长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呢。”
尼诺某天照常去ACCA总部楼下等吉恩一起回家时,听到几个女孩子如此议论到。
粉色、蓝色和绿色头发的女孩,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吉恩的同事吧。不过那个家伙也的确是呢,就算在ACCA100周年的纪念仪式上也都没有丝毫的紧张。虽说一直都按照他的计划走,但一点都不紧张未免也太……啊,好想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啊……
变成恋人关系之后到现在却意外的什么进展都没有,再过两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发生啊。
虽然之前话都说开了,吉恩让尼诺不被束缚的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尼诺想着自己这二三十年视线都是围着吉恩转,要是一下子长时间看不到这家伙,根本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况且自己这一直注视着他的视线,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质。

另外一边,吉恩也正在为送什么当尼诺的生日礼物而发愁,当然烦恼没有显示在脸上。
询问了伯劳她们过生日时希望对方送什么礼物好,得到的答案不约而同的都是送自己。
上网大致查了一下如何“送自己”,果然这个答案未免也太刺激了。但是对于尼诺来说,除了巧克力以外还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了。

晃晃悠悠耗到下班,走出本部果然看到尼诺和往常一样坐在路边栏杆上等着自己。想到还有两天就是尼诺生日了,再不决定就来不及了!但先不说之前有没有送过礼物,因为家族的关系,吉恩不清楚尼诺的兴趣,但尼诺却对吉恩了如指掌。光着一点就能让喜怒不形于色的吉恩愁半天。

“哟,终于出来了?还以为你今天要加班。”尼诺看着吉恩从大楼里出来就一直皱着眉头想些什么,萝塔今天晚上好像是住在王宫那边,晚上吃点什么好呢。
“尼诺,一起去喝一杯吗?”吉恩决定先把对方灌醉再一探究竟尼诺到底喜欢什么,虽说以前都是对方强行把自己灌醉吧,但吉恩觉得只要保持清醒,搞倒对方不成问题!自信来源于之前出差在哈雷区对支部长和区长使用此手段并且十分管用。
“可以哟。”尼诺并没有想太多,站起来并排和吉恩走向日常去的那家酒吧。

“所以说啊!尼诺你……到底喜欢什么嘛……”标准结局,吉恩又自己喝多了,但对于灌醉尼诺?怎么可能,尤其是吉恩就更不可能了。
“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啊,还要我说几遍,王子殿下。”尼诺无奈的眼神中带着宠溺,自从对他坦白了身世后,尼诺在私底下更喜欢称他为王子殿下。
“可是如果真的按照伯劳她们……嗝儿……说的把我自己送给你……你会不会觉得我……讨厌啊……”
“怎么会呢,我说了,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尼诺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一遍。而对面的吉恩却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啊,他的王子殿下真是太可爱了。这么想着,尼诺付完钱后抱起沉睡不醒的吉恩回家。

初秋的夜晚还是有些凉的,吉恩感受到吹在手臂及脚腕的风,不住地往尼诺怀里钻。
尼诺也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想赶紧到家,免得王子殿下受凉感冒。

把人放到床上换好睡衣后尼诺也跟着躺了进去,搂到自己怀里仔细观察恋人的眼鼻,睫毛比小时候长长了不少,金色的短发貌似也该理了。感受到旁边热源的吉恩又开始往尼诺怀里缩,不能在对方不清醒的时候动手动脚啊,忍的可真不容易。尼诺轻笑了一声把对方搂的更紧,在头顶落下一吻后轻声说:
“晚安,吉恩。”

没过两天,尼诺的生日便到了。
这天尼诺同往常一样在ACCA本部楼下等吉恩下班后一起回家,却没想等到整栋楼都熄灯了,吉恩还不出来。
最后一个出来的是科长,尼诺跑过去询问吉恩是否还在。
“吉恩啊,他今天跟我请假了,原因还真没和我说,之前连续出差把他忙坏了,就直接准了一个礼拜。”科长说完后笑着走掉了,尼诺想了片刻,骑上摩托往家中赶。

关于尼诺的生日礼物,吉恩还确实是没想到什么好的,最后还是决定送自己应该好一点。
早上向科长请完假后,从家中翻出一个超级大的纸箱以及一捆萝塔之前做蛋糕装饰的丝带。
“那个……先是躲到箱子里,然后再把丝带这么系……诶不对,应该是这样……”
就这样折腾了一天也没有把自己捆好藏进箱子,热出一身汗的吉恩瘫在纸箱里,丝带凌乱的搭在身上,正想着这时候出去买巧克力还来得及吗 的时候,尼诺推门进来了。

映入尼诺眼帘的便是被折腾一天还顽固坚强的纸箱子,以及被丝带缠的乱七八糟的吉恩。
“王子殿下这是在……练瑜伽吗?”
“啊?啊……是啊,不是,那个,那什么,我其实是想…”吉恩的眼神十分慌张,正想着要怎么解释这一团糟的现场。
啊,吉恩惊慌失措的样子,看到了,目光也不再是懒散的样子,好可爱。尼诺一步步逼近箱子里的人。
“那个,尼诺啊,其实我是想……送你礼物来着,但是……”吉恩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但是不知道怎么着,就成这样了。”很好!吉恩!你稳住了自己!
“嗯……让我猜猜……”尼诺在箱子前蹲下,与吉恩视线持平。继续说:
“王子殿下是想把自己送给我吗?”尼诺笑的更明显了,一直以为那天吉恩说的都是玩笑话,没想到他的王子殿下真的这么做了。
“呃……那个……算……算是吧。”吉恩好不容易稳住的心情又胡乱了起来,别开脸不看尼诺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毕竟生日礼物送自己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太羞耻了啊!
“那么……”尼诺把吉恩从纸箱里捞出来,继续说:
“我是不是…可以对礼物为所欲为呢,”
“为…为所欲为?!”刚想说点什么的吉恩被脚下的丝带一绊,正好倒在尼诺怀里,尼诺将他往上一提,挎在肩上,打开房门,关门,再把人扔到床上,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不多逼逼。

待吉恩终于把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系的死结解开后,尼诺已经撑在他身边盯着看半天了。
“那个…尼诺,要不要先……洗澡?”吉恩尽量不去看尼诺,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害羞的不得了。
“不用了。”尼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侧,一点点耐心的把裹得像丝带木乃伊一样的吉恩剥出来,但最后却捆住了手腕。
“尼诺?”吉恩不解
“怕王子殿下等会儿反悔。”尼诺笑到,随后趴在吉恩身上,伏在耳边叹气道:
“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此番做法引起了吉恩的一阵颤抖,
“哦?王子殿下的耳朵很敏感吗?”发现这一现象的尼诺继续对着耳朵吹气,一手慢慢伸进上衣里挑逗胸前的两点,另一只手忙于解腰带。
“嗯……尼诺……”吉恩实在受不了身上多处敏感点被攻略,叫住尼诺是想让他稍微停一下,但在对方眼里,如此表情如此语气不是在邀请又是什么?
“不好意了啊吉恩,我恐怕,停不下来了。”尼诺窝在吉恩肩头闷声道。
“按照尼诺的想法来就好,你不用被我束缚的。”吉恩用被捆住的手拽下尼诺的衣领,让对方低下头来,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后面没了!没了!
看自己开车感觉好微妙啊!
冷门自割腿骨🌚因为没有肉
作为刚进驾校的实在是开不动开不动
等我历练历练再说👋

【轰出】♂?

写出来挺长时间了但是一直都很不满意🌚
就算拖到现在才发也依旧觉得读着很别扭
怕不是石乐志

下午,轰焦冻还沉浸在绿谷要加班晚回家的悲痛中,门铃突然响起
弹簧般从床上蹦起来,瞬移一样快速跑到门口,开门
“这么早就回来了?绿…”而站在门外的是个快递小哥
“砰!”毫不留情的关门
“轰焦冻先生,有您的快递。”小哥还是保持着自己的职业素养
新的战斗服好像正是这两天寄过来。轰这才想起上次战斗结束后破败不堪的衣服拿去重新做了。
开门,签字,关门,动作行云流水,回到房间试一下是否合身。
九月虽说是初秋但也还是十分闷热,新战斗服增加了弹力却缺少透气性,护甲也变厚了许多,恰巧这几天空调还坏了,一套试完后轰也是气喘吁吁,把上衣拉开跪撑在地上想着是不是在家呆的时间太长了,体力都下降了,看来以后要和绿谷多多运♂动才行…
“咔啦”门被打开,爱人熟悉的身影出现
“轰君!我提前回…”看到对方衣衫不整面色潮红跪在地上喘个不停
“…回来了。”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就这样尴尬的四目相对
“绿谷…”刚想解释的话就被打断
“不好意思轰君我不是故意不敲门的!”大力关门,“今今今天晚上我我我先回家了!”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轰君现在这样自己绝对会被搞到好几天出不了门的!快逃!回娘家回娘家!

英语课真是太让人头疼了(笑

随刊随机附赠的包括一个隐藏款和俩没刻完的😃✌ @Pooh
第一张是部分卡片的背面_(:з」∠)_

来今天我们吸…嗝儿
一把年纪还…嗝儿…这么嫩的小植
想把他和hrk分开真是太难了

旁友,吸树宝否?
按照倒序来的
全部取自hrk twi√
maya他太可爱了好想抱住揉揉揉!

2016.08.14
去年结束了人生一大难题的高考
因为平时成绩就很差
不出所料高考也是一塌糊涂
毕业旅行?没有的(所以才拖到了今年(笑
但这次怕不就是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就是很沉迷方形
最开始是打算就在周边逛逛
但八月的秋老虎实在让人忍受不了
想着北边凉快,往北走吧,便来到了避暑山庄
人多的闷热让这个景点名不副实
继续往北走,来到了桦皮岭草原天路
空气好、紫外线强、垃圾多
什么都没有准备连充电器都没带的三天旅行
真是太可怕了w

2017.08.06
六号那天考完试去密云怀柔的兜风
八月初的城市是十分噪杂闷热的
但在这山间因为有山谷风的作用
气温比外界要低六七度
云在静静的飘
车子慢悠悠的开
想到就算现在的交通十分发达,但这里有很多老人也还是一辈子都没出过大山
这样也不错

【轰出】这不是刀子

最近沉迷心做し
Rio翻的尤为心痛
ooc深井冰狗血梗
大概是成为英雄之后的设定

『ねぇ、もしも全て投げ捨てられたら,
笑って生きることが楽になるの。

如果能舍弃全部的话,笑着活下去会不会就变得轻松』

又是一场恶战结束,轰望着满地疮痍和周围被抬走的同事们,而此时的绿谷却不知去向,搜查人员一遍遍地毯式搜索后,又一次次的安慰轰,绿谷不是那么容易就挂掉的。

就在两小时前,二人还在家具城一起有说有笑的谋划新房的装修。看到单向玻璃的轰不管如何都要在浴室装一套,当然绿谷是绝对不允许的,还没开始辩论单项玻璃的种种好处,家具城砰的一下,被炸了。

等到绿谷反应过来后,轰已经用右边技能把砸下来的钢筋落石一数挡在外面,对上轰担心的眼神,绿谷一时觉得不好意思,明明都是职业英雄,自己也能好好的控制one for all,但总感觉更是轰处处照顾自己。

没有想东想西的时间,敌人很快出现,噼噼啪啪咚咚咚打完后,同事出现,马上要将犯人抓获归案却突然出现帮凶,又是噼噼啪啪咚咚咚一顿后,轰才将将解决完自己周围的敌人。第一时间寻找和自己走丢的那个绿发少年,但到处都没有踪影。

直到后来终于将敌方全部制服,全程不管是绿谷的身影或是声音,都丝毫没有出现。

搜查人员再一次过来汇报没有结果,让他稍微冷静一下,绝对不会出事的。

冷静、冷静、冷静!
绿谷没有那么弱、没有!
相信他、相信他!

可是要怎么冷静啊!
谁来教教他啊!
在这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哪怕只有一分钟、一秒钟,他都受不了啊!
绿谷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敌人拐走,上一次大战留下的伤还没完全康复,这次要是又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可怎么办…

不见了…没有了…听不到了…
恋人的一切,仿佛突然间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周围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只有自己不知所向茫然的站在废墟中。

终于…终于有一个人理解自己接触自己愿意陪自己走完接下来的人生,还有好多事情没有一同去完成,为何突然间说消失就消失?

『痛いよ痛いよ、言葉で教えてよ
こんなの知らないよ独りにしないで

好痛啊!请用语言告诉我,这种事情我不懂啊!不要让我独自一个人』

明明!明明…一直都在一起的,不管经历什么都是一直在一起的,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找到…

“轰君?”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快速转过身,果然,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没错就是自己一直担心的恋人。

“不好意思啊轰君,让你担心了。”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到他身上没有什么伤处,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迈开步伐快速跑向恋人想紧紧地拥抱住,可伸到身前的双手却从绿谷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这才发觉眼前的绿谷并不是实体。
“绿…绿谷?”轰看到他渐渐变透明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大脑快速运转回想有哪些英雄会使用让人虚化的个性。
“绿谷你怎么了?”再一次的询问,对方除了那熟悉的笑脸并没有给出更多的回应。
“绿谷你说话啊!回答我!”依旧没有回答,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轰眼看着恋人一点点消失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身影完全不见的那一秒,中指上的戒指也应声而落。

“绿谷!”猛然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环境,天还没亮,床头上的时钟显示还是凌晨。
“嗯?轰君…怎么了?做噩梦了么?”躺在身旁的绿谷被吵醒,揉了揉酸胀的双眼,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恋人一个人熊抱牢牢地压倒在床上。
“轰君?”绿谷还是不明所以,但看到对方这么害怕的样子,刚才肯定是被吓坏了吧。反过来也用相同的力度紧紧抱住对方,仿佛在无声的说‘我就在这里。’

片刻后,绿谷察觉到轰没有刚开始那么厉害的发抖,刚想着‘是不是缓过来了,要赶紧睡觉不然肯定又会折腾到天亮’的时候,埋在绿谷颈窝的脑袋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我们把浴室都换成单向玻璃吧。”
“这个是不可能的轰君!”

『叫んで 藻掻いて瞼を腫らしても
まだ君は僕の事を抱きしめて離さない
もういいよ

不论怎样呼叫怎样挣扎,怎样哭得双眼红肿,你还是紧抱着我永不分离,就已经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