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师夏尼桑夏欧巴

希望能走遍梦里所有地方的自娱自乐者
冷门过气专业户 2.5D沼中蹲

【轰出】这不是刀子

最近沉迷心做し
Rio翻的尤为心痛
ooc深井冰狗血梗
大概是成为英雄之后的设定

『ねぇ、もしも全て投げ捨てられたら,
笑って生きることが楽になるの。

如果能舍弃全部的话,笑着活下去会不会就变得轻松』

又是一场恶战结束,轰望着满地疮痍和周围被抬走的同事们,而此时的绿谷却不知去向,搜查人员一遍遍地毯式搜索后,又一次次的安慰轰,绿谷不是那么容易就挂掉的。

就在两小时前,二人还在家具城一起有说有笑的谋划新房的装修。看到单向玻璃的轰不管如何都要在浴室装一套,当然绿谷是绝对不允许的,还没开始辩论单项玻璃的种种好处,家具城砰的一下,被炸了。

等到绿谷反应过来后,轰已经用右边技能把砸下来的钢筋落石一数挡在外面,对上轰担心的眼神,绿谷一时觉得不好意思,明明都是职业英雄,自己也能好好的控制one for all,但总感觉更是轰处处照顾自己。

没有想东想西的时间,敌人很快出现,噼噼啪啪咚咚咚打完后,同事出现,马上要将犯人抓获归案却突然出现帮凶,又是噼噼啪啪咚咚咚一顿后,轰才将将解决完自己周围的敌人。第一时间寻找和自己走丢的那个绿发少年,但到处都没有踪影。

直到后来终于将敌方全部制服,全程不管是绿谷的身影或是声音,都丝毫没有出现。

搜查人员再一次过来汇报没有结果,让他稍微冷静一下,绝对不会出事的。

冷静、冷静、冷静!
绿谷没有那么弱、没有!
相信他、相信他!

可是要怎么冷静啊!
谁来教教他啊!
在这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哪怕只有一分钟、一秒钟,他都受不了啊!
绿谷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敌人拐走,上一次大战留下的伤还没完全康复,这次要是又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可怎么办…

不见了…没有了…听不到了…
恋人的一切,仿佛突然间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周围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只有自己不知所向茫然的站在废墟中。

终于…终于有一个人理解自己接触自己愿意陪自己走完接下来的人生,还有好多事情没有一同去完成,为何突然间说消失就消失?

『痛いよ痛いよ、言葉で教えてよ
こんなの知らないよ独りにしないで

好痛啊!请用语言告诉我,这种事情我不懂啊!不要让我独自一个人』

明明!明明…一直都在一起的,不管经历什么都是一直在一起的,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找到…

“轰君?”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快速转过身,果然,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没错就是自己一直担心的恋人。

“不好意思啊轰君,让你担心了。”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到他身上没有什么伤处,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迈开步伐快速跑向恋人想紧紧地拥抱住,可伸到身前的双手却从绿谷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这才发觉眼前的绿谷并不是实体。
“绿…绿谷?”轰看到他渐渐变透明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大脑快速运转回想有哪些英雄会使用让人虚化的个性。
“绿谷你怎么了?”再一次的询问,对方除了那熟悉的笑脸并没有给出更多的回应。
“绿谷你说话啊!回答我!”依旧没有回答,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轰眼看着恋人一点点消失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身影完全不见的那一秒,中指上的戒指也应声而落。

“绿谷!”猛然睁开眼,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环境,天还没亮,床头上的时钟显示还是凌晨。
“嗯?轰君…怎么了?做噩梦了么?”躺在身旁的绿谷被吵醒,揉了揉酸胀的双眼,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恋人一个人熊抱牢牢地压倒在床上。
“轰君?”绿谷还是不明所以,但看到对方这么害怕的样子,刚才肯定是被吓坏了吧。反过来也用相同的力度紧紧抱住对方,仿佛在无声的说‘我就在这里。’

片刻后,绿谷察觉到轰没有刚开始那么厉害的发抖,刚想着‘是不是缓过来了,要赶紧睡觉不然肯定又会折腾到天亮’的时候,埋在绿谷颈窝的脑袋发出了闷闷的声音:
“我们把浴室都换成单向玻璃吧。”
“这个是不可能的轰君!”

『叫んで 藻掻いて瞼を腫らしても
まだ君は僕の事を抱きしめて離さない
もういいよ

不论怎样呼叫怎样挣扎,怎样哭得双眼红肿,你还是紧抱着我永不分离,就已经够了。』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