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师夏尼桑夏欧巴

希望能走遍梦里所有地方的自娱自乐者

【轰出】题目真的十分苦手(´△`)

不…不是刀(心虚
shi里有刀 刀里有糖
崩的一塌糊涂

英雄焦冻,在前两天的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遇害去世。

窗帘把外界的阳光全部隔离,房间里十分昏暗,仅有电视机在发出惨淡的光芒。
今天是轰去世的第六天。绿谷已经六天没有和外界联系过了。
拒绝了电视台的采访也拒绝了亲友们的探望,他要好好规划一下没有轰的未来该怎么办。
可是在家里的这六天,周围的每样东西每粒尘埃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斥着轰焦冻的气息。他不相信爱人已经去世,但又想强迫自己走出阴影开启新的生活,轰君肯定也不愿意看到他这个样子。
然而就这样纠结着,六天过去了,逃避也好接受也罢,绿谷都没有做到。
啊!你不能这样啊绿谷出久!振作起来!
这么想着,绿谷从沙发里爬起来去洗手间用凉水冲了一下头,稍微清醒了许多后拿起手机给事务所打了电话。
……
“嗯已经没事了,可以正常工作。”绿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
但事务所那边最终还是担心他的状态不好,交给他了个稍微容易一些的任务。
然而尽管是容易的任务……

在轰焦冻离世的第七天,绿谷执行任务的第二天。
英雄人偶,也因遇害抢救无效去世。

轰君啊……稍微再等等我吧。


一个没有英雄存在的世界里,某市的医院双人间产科病房里,有两位女性正在聊的甚欢,其中一位白发妇女的身边还安静的睡着一个发色左红右白的婴儿。
“说起来小焦冻来到这世界已经一周了呢,今天居然一点都没有哭闹,真乖。”另外病床上躺着一位绿发的准妈妈。
“哎呀,真希望到了晚上也能不折腾,好想睡个安稳觉啊。”白发的女性虽然在抱怨着,但看着孩子的目光还很是慈爱。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稍微坐起来对对面的孕妇说:
“话说引子的预产期差不多就是今天吧,状况还好吗?”
“嗯……现在还没有什么反…应…”话音还没落,仿佛像是立了flag一样感受到了什么。连忙按铃叫来医生,护士医生们紧张有序的把孕妇推到产房。
绿谷妈妈被推走后,病房里一下子也变得安静许多。好像是察觉到身边环境的变化,还是小婴儿的焦冻渐渐醒了过来,发现对床的绿谷阿姨不见了之后便开始哭闹。
见刚消停没多长时间的儿子现在又开始闹腾,轰妈妈只好又无奈的把儿子抱在怀里轻轻拍打安慰:
“好了好了,等一会儿有个叫绿谷出久的宝宝出生,以后就有人陪你一起玩了,焦冻可千万不要欺负他哟。”
怀中的婴儿仿佛听懂了一样停止了哭闹,但是小小的双手却依旧紧紧的拽着妈妈的病服不撒手。
绿谷出久……吗?

几个小时后,绿谷妈妈被推回病房,轰焦冻焦急的心情同他妈妈一样,绿谷引子刚缓了口气,就被一大一小两个人期待的看着。
“怎么样怎么样?还好吧?”轰樣见好友没有什么异常,才张口问道。
“嗯,是个很闹的男孩子哟,现在在被医生们进行测量登记。”绿谷妈妈十分虚弱地对对面的母子说,发现轰焦冻在妈妈怀里仿佛松了口气一样,又笑着说:
“看来小焦冻很期待自己的新伙伴嘛,两个人如果能一直在一起互相照顾就太好了呢。”
“是啊是啊。”轰樣也十分高兴,低头佯装严肃的样子点了点小焦冻的鼻子说到:
“虽说就差一周,但焦冻决不能因为小久是弟弟而欺负他哟。”
结果是得到了亲生儿子的一个不屑的眼神。

没过多久,刚出生的小绿谷出久就被医生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抱回了妈妈身边,或许是折腾累了,小家伙一边叼着手指一边睡得正香。
轰樣抱着小焦冻过去围观,轰一直有许多话想跟绿谷讲,想问问他为什么这样,想问问还记不记得自己……但看到对方睡的这么熟,算了算了,反正之后还有很长的相处时间。这里没有战斗、老爹也没有那么可恶,一切都十分平和安详,他和绿谷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弥补之前的缺失。
嗯……等会儿他醒了之后看到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真期待。

评论(8)

热度(45)